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返回顶部
热门分类
  • 二手房
  • 租房
  • 招聘
  • 二手车
  • 交友
  • 服务
所属组:情报士兵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0/10/29
手机:未填写电话号码
邮箱:v2mb364316h@reguser.com
简介: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热门排行榜
  • 本周热榜
  • 本月热榜

农民吃了一头羊,村长乡长竟然全坐牢,极具讽刺意味的国产片

[复制链接]
乱人心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6-9 18:25:38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这个女人太磨叽了

想做饭连围裙都系不上

玉胜看不下去转身扑了过来

他可不是要帮忙

就纯属想占点“便宜”

保秀心里委屈只能小声哭诉
我们这算啥嘛
偷偷摸摸地



玉胜还以为怎么回事

天又没塌下来

不就是你那村长哥哥

整天胡搅蛮缠的

他反对也没用

咱俩感情好结婚也是迟早的事

别看玉胜长的一般

人家桃花运一直不错

就算还带着个孩子

照样能和保秀处对象

保秀可是村里公认的大美人

她哥哥又是村长

样貌和家庭背景都是上等



不知她看上玉胜哪一点

一天天的就往家里跑

玉胜为了讨好未来大舅哥

连生意都让出去了

这不 家里没什么好吃的

好不容易搞了点“野味”

就想让老葛过来尝尝

饭桌上玉胜能说会道
还恭维着说
让村长先吃

老葛揭开一看
不就是羊肉焖饼吗?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玉胜连忙招呼着
这可不是一般羊肉
稀罕东西

老葛一听眼神都不一样了

村民不知道情有可原

他心里清楚这野山羊

就是国家保护动物北山羊

老葛这下可算是抓住了把柄



他不动声色继续吃饭

玉胜忙活个不停

不是划拳就是唱歌

他想缓和两人的关系

以后和保秀结婚也能体面点

酒过三巡老葛说了实话

他绝不会让妹妹嫁给玉胜这样的人渣

别人都以为他是记恨玉胜

因为两人都竞选过村长的职位

其实老葛在意的

是玉胜曾做过的混账事

那时他还有妻子

正是生产的关键时刻

玉胜却在外面忙着赌钱

老葛作为村长

把他揪了回来

可惜老婆孩子都没撑住

失血过多不幸离世

老葛气得不行

他还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男人

而玉胜的大儿子毛蛋也受到刺激

母亲走后他就变得沉默自闭

这就是老葛拒绝的原因

他不想听玉胜解释

披起衣服就想走



那门口的羊骨头还没来得及收

老葛仔细一瞧

这可是实打实的证据

他要让玉胜吃不了兜着走

回家后他让妹妹离那人远点

今天吃的是北山羊

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老葛摆出村长的架子

村民犯了法他不能包庇

保秀一听这还得了

她不懂什么一级二级
哥哥这么做不是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吗?

玉胜要是判个四五年的

这日子还怎么过

保秀在家里大吵大闹

之后就去找玉胜商量

玉胜听完也没觉得是天大的事

要是抓山羊犯法

那该坐牢的不止他一个



不过老葛可是动了真格的

他隔天就从镇上带回两个调查员

三人找到玉胜家里

老葛又翻出了那天的羊骨头

玉胜儿子还抱着小羊羔

这情况一目了然



大的被人给吃了

还剩个小的肯定是养肥了再吃
老葛一脸得意人证物证都有

他倒要看看玉胜还怎么狡辩

折腾到晚上

玉胜才被保释出来

乡亲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都是山沟沟里的农民

哪知道这保护动物

大家都猜测是老葛故意挑事

想把玉胜弄进监狱

他这一招真是高明



玉胜暗自盘算着

我让他几分

他倒是蹬鼻子上脸

不就是打官司吗

我毛玉胜也不是省油的灯

出了这样的事

保秀是最为难的

她两边都要照顾

还有毛蛋这孩子

把那小山羊当成宝贝一样



老葛是恨铁不成钢

这个傻妹妹有过一次婚姻

那户人家嫌她不能生养

就扔下了离婚协议

现在又被玉胜哄得五迷三道

他不是好人
可保秀所了解到的玉胜

是有担当的好男人

他把对前妻的亏欠全弥补在自己身上

兄妹俩各执一词

谁也不肯低头

不过老葛这也遇到问题

小羊羔是弄到了家里

可它不吃也不喝的

怕是活不了多久

还是保秀把毛蛋喊进来

才解决难题

这只小羊羔倔强得很

谁都不想搭理

送上前的羊奶看都不看

可是毛蛋一来它就乖巧温顺

老葛在窗外偷看

直说真是见了鬼了

这牲畜也会认主人



经过商议调查员决定在村里审判

既有公正性还能给村民做个警示

保护动物不能胡乱捕杀

调查员讲述了案发经过

还问玉胜认不认罪
玉胜站起来补充

其实这北山羊不是自己杀的

前些天他开车去外面办事

远远就看见一滩血迹

母羊已经死了

还有只小羊肯定也活不成

玉胜想着反正都死了

不如带回家

给老婆孩子补补身体

谁能想到会惹下大祸



调查员问他

你说不是你杀的

那谁能证明
这不是存心难为人吗?

戈壁滩上连只鸟都没有

又哪来的活人

玉胜反问 那我捡羊回家都算犯法

有人专门打野山羊来吃

是不是也要蹲监狱

玉胜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张羊皮

这把老葛气得够呛
毛玉胜 你个贼娃子
我说我们家的羊皮咋不见了
原来让你给偷了

玉胜大声嚷嚷

我就是拿了你的羊皮

就许你找证据

我们老百姓就不能找?

你好好看清楚

这可是北山羊的羊皮

你是从哪搞来的

原本安静的房间一下子吵闹起来

有人说玉胜是临死前还想拉个垫背的

另一边的村民不乐意了

怎么村干部杀羊就是天经地义

到老百姓这就变成了死罪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老葛彻底坐不住了

他起来解释

村干部打羊是开会商量过的

乡长为了救灾工作特别批准

那是乡里的决定
能和这种私人的事情作比较吗?

玉胜不管 他煽动村民
村干部也是干部
不先判你们
那就是官官相护
对不对








这事又牵扯到乡长

看来要了解之后再开庭审理

至于小羊羔就先让毛蛋养着

事情闹到现在保秀左右为难

她不想理玉胜

说什么天塌下来有别人顶着

合计是拉哥哥下水

玉胜在外面敲门

她只顾着伤心难过

这一幕又被老葛撞见

他心气不顺

上去就和玉胜大打出手

保秀哭着哭着就听见动静

她开门劝告
你们就闹吧
要是打死了

这家人都别活了

后来有村民拉架才把两人分开

几人把玉胜劝回家里

他刚进屋就摔了一跤

转身又看见了小羊羔

就因为它才有这么多麻烦

玉胜抄起家伙就要打羊

索性把罪名坐实

毛蛋吓得不敢动弹

幸亏有村民拦着才没犯下大错
为了护住小羊
毛蛋推门就跑

五叔以过来人的身份教育玉胜

你这娃娃做事风风火火

从来不考虑后果

和老葛对着干

以后还怎么和保秀相处

况且胳膊拧不过大腿

你还扯到了乡长

人家什么身份

两人说了很久等反应过来

才发现毛蛋不见了

这么晚了出事都没人知道

大伙帮着寻找

老葛和保秀也加入进来

大人吵架不关孩子的事

寒冬腊月的草房里竟传来孩子的哭声





哪家父母心这么大

任由孩子乱跑

玉胜听见声音加快速度

他知道是白天的举动吓到了孩子

玉胜答应不会再犯浑

以后好好过日子



但是猎杀保护动物的事

已经闹得人尽皆知

不只是乡长还有各级领导都受到牵连

玉胜现在是骑虎难下

官司还没打就把镇上领导全得罪完了
很快
审判员就把乡长以及相关干部带回村里

乡长往那一坐就派头十足

这事有什么好说的

四年前村里遭了雪灾

他带着村干部去运送物资

没想到被大雪困在半山腰

没多久就弹尽粮绝

乡长就提议猎杀北山羊充饥

这是经过大家表决的

而且还专门挑选年老的公羊

留下了能产崽的母羊

而且就事件动机来说

他们是为了救灾

不像玉胜是为了满足私欲



这从性质上来说就是有区别的

乡长说个不停

审判员也不打扰只是默默记录

审讯完毕乡长就找到了玉胜

他还送上香烟

自己早就听说过玉胜的名字

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以后有的是机会交流

说完就搂着审判员要请他吃饭

玉胜彻底傻眼

人家才是一伙的他啥也不是

这下可是惹上了大事

回家后玉胜暗自盘算

他不能再等下去

这明摆着是要进监狱

与其被抓不如现在就跑

或许还能闯出条活路

玉胜本以为那些干部都没事

但是审判员秉公执法

硬是将参案人员全部判刑

这下倒好连老葛都判了四年有期徒刑

更别提乡长还有其他干部了



谁能想到一个玩笑

竟然牵扯这么多人

虽说玉胜侥幸逃脱

但他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回来

每次都是趁着黑夜才敢回家

没睡个安稳觉又猛地惊醒

抓两个馒头就起身上路

保秀劝他自首

在外流浪的日子也不好过

可玉胜咽不下这口气

他还是没转过这道弯



眼看着冬天就要过去

保秀想笼个旺火

好驱散这一年的晦气

但是越想做好

木柴就越难成型

试了几次保秀崩溃大哭

她就想给丈夫和哥哥求个好运

怎么就这么困难



两人抱头痛哭时

玉胜赶回家里

在他的帮助下旺火燃了起来

玉胜也想明白了

犯了法就要接受惩罚

他不应该逃避

保秀知道自己看上的男人

绝不是畏畏缩缩的孬种

她抹着眼泪进屋收拾

随后就拎出一包换洗衣物

玉胜昂首挺胸的走出村子

身后都是为他送行的村民

前路再黑他也无所畏惧

因为心中已有一盏明灯





后来毛蛋把身体强壮的小羊放回雪山

小羊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

毛蛋暗自祈祷

他希望父亲也能快点回家团聚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新闻

某处庄园遭到野生动物袭击

但由于是国家保护动物

所以做不了防护措施



这和电影《望山》所讲述的故事不谋而合

究竟是保障人的权利

还是依法办事保证动物的安全

当然恶意猎杀的违法者

绝对是要严厉追究

但是像玉胜这种情况

又另当别论

其实大部分人是无法辨认出哪些物种

是属于国家保护动物

因为相关知识很难普及到每个群众

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尽量别碰


别为了口腹之欲毁了前途

可能会有人提出质疑

要是像乡长那样被困在野外

不吃就会失去生命
那该怎么选择?

这种假设太过极端

就像是在问你

到底是人重要还是动物重要

怎么回答都不妥当

大家心里应该会有不同的答案

电影初见

看电影最真实的一面

我们下期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Powered by 安危情报站 X3.4 | Copyright © 2001-2021, 安危情报站. | 安危情报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