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返回顶部
热门分类
  • 二手房
  • 租房
  • 招聘
  • 二手车
  • 交友
  • 服务
  • 发帖数105
  • 粉丝0

彩荣是一个坚持写原创作品的自媒体人

所属组:版主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0/10/29
手机:未填写电话号码
邮箱:tjktt1ont6@reguser.com
简介:彩荣是一个坚持写原创作品的自媒体人
热门排行榜
  • 本周热榜
  • 本月热榜

[新闻焦点] 还有整整一年,菲律宾又要选总统了

[复制链接]
郭彩荣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5 天前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2021年前三个月,菲律宾失业人数再创新高。

2021年的劳动节,菲律宾街头劳动群众上街的人数,较起往年,数量虽不多,调门却高了许多。

以至于,街头发出了呼吁现总统下台,焚烧美帝国旗的行为艺术。

是的,这就是一场秀,秀出了菲律宾的工人阶级的怒吼,与追求福报的工人群众相比,勇敢的菲律宾工人阶级,敢于烧美帝国旗,痛斥现任统领,这才是真正的“你工人爷爷”。



辣么,菲律宾的资本家拿这群工人爷爷能怎么办?总统拿这群工人爷爷怎么办?给钱安抚,警察保护,在指定区域游行游行就可以了,五一节过后,该干啥把啥干,失业的工人继续把街头站。

稍有点历史常识的人会知道,正是美帝的工人爷爷,在芝加哥街头与资本家荷枪实弹的对垒,彼此PK,最终虽然美国法院判处4位工运组织者绞刑,但工人们的愤怒已经无法阻挡,面对挣脱锁链就可以赢得世界的工人爷爷,资本家们不敢不跪。

最后的结果是,劳资双方彼此妥协,美国资本家们放弃了各种福报,主动实施八小时工作制,之后,为了纪念这次美国工人的“八小时工作制大游行”,才有了五一劳动节……

只是,这个这个美国味十足的节日,到今天,又成了第三世界国家如菲律宾,劳苦大众合理合法走上街头,发泄自己对美帝不满的高光时刻——在某些人眼里看来,是不是颇有拿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砸锅的风格呢?

成年人的世界不讲对错,只讲利益,对于这些走上街头的菲律宾工人爷爷来说,他们控诉的不是资本家的罪恶,而是到现在,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为毛没有资本家来雇佣他们受剥削捏?

想来想去,一定是总统不够强势,没有定海神针的两把刷子,看看周边国家,那个不比菲律宾疫情控制得好,经济恢复的快,人民失业的少?

SO,工人爷爷的怒火,不仅烧向美帝国旗,更要把象征DU30的卡通人偶拉出来,鞭笞焚烧之。

透过现象看本质,工人阶级的所作所为,只能说明,总统大选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进入五月,2021年的5月,也就意味着,离2022年的菲律宾总统大选,只有整整一年的最后倒计时了。

这个时候,自然是各家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关键时刻。

六年卧薪尝胆,只为一飞冲天。



尽管在菲律宾,总统几乎不是人干的活,无论是爱斯特拉达还是阿罗约,或是小阿基诺,都免不了卸任后被司法部门追责的过程,但是相比在首尔监狱里古井不波的朴大姐而言,能宽容铁蝴蝶伊梅尔达安享晚年的菲律宾,已经很菲律宾了。

但是这并不能阻挡,各方势力在这个关口,重新洗牌的努力。

关于菲律宾总统选举的小知识:

1:根据1987年宪法,菲律宾总统选举每隔六年在五月的第二个星期一举行。总统任期只能一届,不能再寻求连任,但时任副总统可寻求连任。

2:菲律宾总统以简单多数制选出:票数最多的候选人即使未达绝对多数仍成为候任菲律宾总统。副总统则分开选举,但以同样方式选出,选民亦可将总统票和副总统票投给不同政党的候选人。

3:当选总统和副总统,会在2022年6月30日起中午起开始其六年任期,直至2028年6月30日为止。

4:候选人是透过不同政党的政治会议推举的。菲律宾大部分政党的组织均较为松散,政治人物经常易党参选,故不获政党提名的候选人可能会以独立候选人、另一政党或自组政党身份参选。

5:候选人的推举程序受菲律宾选举委员会的监察,该委员会亦负责规范及举办选举。总统选举活动,通常历时3个月,自当年2月初开始至选举日前夕为止。

辣么,眼见着进入总统大选一年倒计时,各方势力的博弈洗牌,会进行什么样的演绎呢?

前参议员安东尼奥·特里亚内斯曾提过一个说法,2022年总统大选可能是该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肮脏,最恶毒”的选举。

从更容易理解的角度而言,2022年的总统大选,将决定菲律宾是否继续执行杜特地政府的现行政策。

挺杜与倒杜,或将成为2022年,菲律宾总统大选的主脉络。

即将到来的选举,有可能不是比上限,而是拼下限,比谁更不烂。

考虑到这次的总统大选,是在新冠大流行的危急关头中进行,因此这一次的大选,将充满了更多的不可预测性。

特里亚内斯表示:“ 2022年可能是我们有史以来最肮脏,最残酷的选举之一,因为作为执政党杜特地阵营将为自己的政策延续而战,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反对派上位,执政联盟和他将与同伙一起,被清算直至入狱。”

他补充说:“这对执政联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对于反对派来说,面对执政联盟应对疫情危机时的种种弊病,以国家/主权/人民的名义出击,很容易占据舆论的制高点。”

早在2021年3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杜特地总统的女儿萨拉·杜特地在2022年选举前一年,以27%的民心率领跑所有可能的竞选人选。

然鹅,地球是圆的,世界是变的,在第二波疫情大流行之前,做出的这项调查,面对这两个月的诸般事件冲击,还有多少可信度?

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生了太多重大事件,可能会影响结果。比如总统卫队的中招,比如萨拉杜特地的不辞而别至新加坡进行医疗护理(接种疫苗?),再比如执政联盟内部的角头之一拳王兼参议员,不顾杜特地总统的委婉周全,发公开信誓言要维护周边海域权益等。

有关萨拉杜特地的新加坡求医往事,参见如下链接:

《菲总统卫队126名成员确诊新冠 总统爱女赴新加坡医疗休假》

SO,从这些角度来看,全国范围的民意调查,可信度有多高,有效期限有多长,调查数据源来自何处,这些都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从可以预见的迹象来看,2022年的总统选举,大概率将在杜特地联盟和反杜特地联盟之间,进行两极化的竞选活动。

任何选择与杜特地结盟的候选人,都必须捍卫本届政府的政策,包括总统内政大建特建,外交第三条道路等相关决定。

尽管内政外交,是非常敏感的问题,并引起了许多选民共鸣,但到2022年,菲律宾根深蒂固的痼疾问题,大概率仍然会是腐败和公平正义。

人们期待着六年前,以铁腕和亚洲川普名义,上台的杜特地,打击犯罪,清缴毒贩,铲除腐败。

人们看到了疫情期间,很多人失业,依赖政府的补贴,由于腐败,巴亚尼汗法案划拨的巨额政府救济专款,到了每个个体身上,成了无济于事的湿湿碎。

腐败侵蚀了人们对政府的信任,扭曲了许多人的生活,也影响着人们对于未来的判断和选择。

尽管目前菲律宾副总统林燕妮还没有明确表示出来竞争总统位置,但是据菲律宾多个网站民调调查显示,菲副总统林燕妮和杜特地总统的女儿达沃市市长萨拉,很有可能在明年展开较量,角逐2022年总统大选。



与拜登老爷子国情咨文后面的两位阿姨垂帘相比,大概率2022年的菲律宾,两名最著名的女性,将为了马拉坎南宫的位置,直接呛声交锋。

菲律宾网站Kami.com.ph在脸书上展开民意调查,标题为:“菲律宾最著名的2位女性,萨拉市长和副总统林燕妮,你最支持谁当总统?”

截至周六上午,萨拉以73%支持率(即85,400票)领先于林燕妮,后者27%支持率(即31,000票)。

在这些非正式调查结果中,林燕妮和萨拉都没有确认2022年竞选总统计划。

林燕妮是自由党最高阶官员,她从未公开谈论2022年大选计划,她的发言人古铁雷斯(Barry Gutierrez)说,她仍在忙于抗疫,无暇考虑总统选举。

同样,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萨拉称不要为她将参与2022年总统大选造势,而是提议将参与2034年总统大选。

2016年的菲律宾总统大选,竞选的议程中,会有媒体组织的总统候选人和副总统候选人的几场辩论,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势发展下去,有可能,我们将在2022年,屏幕内外,目睹一场两个女人的国家竞争。



五年前,人们厌倦了阿基诺的反腐嘴炮,把素有铁腕之称的“亚洲川普”杜特地,从达沃一路抬进了马尼拉。

五年之后,面对下一个总统任期,经历了疫情洗礼的菲律宾人民,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时间会给出答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Powered by 安危情报站 X3.4 | Copyright © 2001-2021, 安危情报站. | 安危情报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