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返回顶部
热门分类
  • 二手房
  • 租房
  • 招聘
  • 二手车
  • 交友
  • 服务
  • 发帖数4466
  • 粉丝0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所属组:管理员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2/04/15
手机:未填写电话号码
邮箱:clovermd215@gmail.com
简介: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热门排行榜
  • 本周热榜
  • 本月热榜

[菲律宾新闻] 老马科斯戒严50周年,幸存者追忆惨痛经历

[复制链接]
clover215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2-9-22 11:15:32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老马科斯戒严50周年

幸存者追忆惨痛经历

      日前,本地媒体采访了军管时期的幸存者文尼法寿.依里岸(Bonifacio Ilagan)和高敏纳里斯(Neri Colmenares)的故事,从他们的口中讲出戒严期间如何过着在刀尖上数日子的生活。

  据这两位幸存者的说法,时任总统老马科斯于1972年宣布戒严时,运气绝对是一种珍贵的稀缺品,对于他们这些马科斯政府的批评者而言,运气意味着嘴巴里会不会中一枪。

  戒严令被宣布实施至今已有五十周年,而当马科斯家族再次入主马拉干鄢宫,高敏纳里斯感到过往的伤口不但无法愈合,而且重新被人撕开。

生死之间

  在戒严令的早期,高敏纳里斯回忆起当时政治环境显示出的危险信号,他在六年级时很少想到这些信号带来的危险性——马科斯控制的电视频道上播放的“无聊”节目,晚上11点之前就宵禁,以及他学校里缺乏学生组织的存在。

  他告诉媒体记者:“然后我开始注意到我们地区的腐败,戒严时期,人们生活艰难,很多年轻人从小就真的生活在一个缺乏公平的环境,我们见证了当时逆境。”

  心中的迷茫逐渐褪去后,高敏纳里斯开始质疑军管统治,后来他加入了“学生天主教行动”,该组织鼓吹恢复学生组织和出版物。

  但不久之后,他在18岁时被捕并遭受酷刑,那时候,他才勉强算是成年人。

  他讲述道:“我被迫认罪,他们让我写下口供说我是新人民军的成员,但我不是。我只是学生天主教行动的成员,但如果他们对你不承认这一点不满意,他们会让你吃掉你写的纸。”

  高敏纳里斯回忆道:被折磨的形式有审问者将M16子弹猛烈地压在他的手指之间,并且无数次在黎明前被恐吓。



  他说:“凌晨两点,他们会带你去折磨你,他们会让我们蹲下,然后一名军官拿着枪在我们周围走来走去,他会从后面踢我们中的一个人,那个人会因为蹲着的疲惫和被皮靴踢带来的额外痛苦而只得趴倒在地。”

幸运的一天

  但高敏纳里斯清楚地记得一种军警的残酷行为是用俄罗斯轮盘赌的方式来决定他的生死,他被迫与一名喝醉的军官玩这种臭名昭著的游戏,后者在将一颗子弹装入左轮手枪的一个弹仓后,并将武器放入高敏纳里斯的嘴里。

  这位当时年轻的被拘留者回忆道:其听到那位军官说:“你今晚幸运吗,废物?”当时后者正准备扣动扳机。

  这位军官一次又一次地进行扣动扳机,但没有子弹射穿,但每次扣动扳机时,高敏纳里斯的内心充满恐惧,然后这种恐惧被慢慢抽干。

  他说:“军官说,‘哦,你很幸运,所以让我给你一个奖励,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凌晨三点,他让我回家?我说,‘不,中士,我不回家。’”

  这位军官很固执,甚至指示他从窗户跳下去,但高敏纳里斯知道他一离开就会被枪杀,而且他担心他的死会看起来好像他试图越狱一样。

  高敏纳里斯说:“在那段时间里,我的肾上腺素可能会带我度过难关。有一张沙发,我抓住了它,我紧紧地抓住它,所以当警察推我时,我拉着它来增加重量,这让他很难受。”

  在大约五到六天的时间里,高敏纳里斯忍受了更多的折磨,他声称“这些折磨给他留下了精神和身体上的伤痕,直到今天都困扰着他。”

  他说:“我猜人体对疼痛的忍受度有一个临界点,有一段时间,我认为疼痛不会变得更糟,他们的拳头不再那么痛了。”

  高敏纳里斯后来想了想说:“折磨我们的都是普通人——中尉、中士、少校。但当他们进入刑房时,他们就不再是普通人了,他们就像神一样,仿佛在说‘今天,我们决定高敏纳里斯.高敏纳里斯是生是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Powered by 安危情报站 X3.4 | Copyright © 2001-2021, 安危情报站. | 安危情报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