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手机扫描下载App客户端

返回顶部
热门分类
  • 二手房
  • 租房
  • 招聘
  • 二手车
  • 交友
  • 服务
所属组:超级版主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1/09/23
手机:未填写电话号码
邮箱:yuanyuanyang12@gmail.com
简介: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热门排行榜
  • 本周热榜
  • 本月热榜

[菲律宾新闻] 悬崖边上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靠女儿和盟友能避免牢...

[复制链接]
安危新闻小小编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21-10-21 15:23:12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六年一度的菲律宾大选即将拉开帷幕。作为热门候选人之一的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在一个多月内先是表示将参选副总统,又以“180度大转弯”的态度宣布退出政坛。
众人猜测,因万人喋血的禁毒行动、任内大刀阔斧的政治改革而备受争议的杜特尔特不再寻求“称王”,而试图成为“造王者”,通过支持女儿莎拉·杜特尔特-卡皮奥及盟友上台来延续他的政治生涯,以避免离任后可能遭遇的政治清算。



莎拉·杜特尔特(左),杜特尔特(中)以及参议员邦戈,后者目前是民主人民力量党的副总统候选人

但直到10月8日总统候选人申请截止日前,莎拉尚未登记参选;另一名候选人、杜特尔特的亲密盟友小马科斯背负着“独裁者之子”等历史包袱,在其他数位有力候选人面前也并不占据绝对优势。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杜特尔特仍保留“造王”的希望——根据菲律宾选举法规定,各党派可以在11月15日前替换候选人。眼下杜特尔特正面临国际刑事法院(ICC)针对“禁毒战争”是否犯下反人类罪的调查,以及对手虎视眈眈的复仇,他是否会在最后期限前让女儿“闪亮登场”,父女二人能否在波诡云谲的菲律宾政坛掌握住自家阵营的命运,一切仍是未知数。

“禁毒强人”触动大批人的利益今年9月15日,国际刑事法院通过一纸调查令,批准对杜特尔特在2016年至2019年间开展的“毒品战争”中可能存在的反人类罪正式展开调查。
人权活动人士称,“毒品战争”期间,菲律宾警方在总统的默许下进行了杀戮,导致数千名涉嫌贩毒者死亡,其中许多人被警察“法外处决”。菲律宾政府估计的毒贩死亡人数约为6100人,而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在法庭文件中估计,“毒品战争”或导致1.2万至3万人死亡。
面对国际刑庭的调查令,杜特尔特选择“正面刚”,他直言不会配合国际刑庭对其“毒品战争”的调查,也不会允许任何调查人员入境。
杜特尔特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2017年7月24日,上任刚满一年的杜特尔特就在其第二次国情咨文中“放狠话”说,“不要试图用坐牢或国际法院来恐吓我。我情愿余生在监狱中度过。”他还表示,“不论需要多长时间,打击毒品的斗争都将继续下去。因为毒品是诸多恶行和苦难的根源。”
路透社认为,杜特尔特的上述表态是在拒绝国际社会对其禁毒行动的干涉。自上任之初起,“禁毒强人”就成为杜特尔特的代名词。
毒品问题在菲律宾由来已久。由于该国地处东西方毒品贸易和转运的交汇处,来自东亚和墨西哥的大毒枭都通过菲律宾来扩大毒品贸易链条。据统计,菲律宾违禁药物贸易在2010年的产业总额高达64-84亿美元。



2016年7月,马尼拉地区一名涉毒男子在街头被射杀后,他的妻子在他的遗体边哭泣。

毒品催生出大范围的有组织犯罪和暴力行为:据菲律宾缉毒署(PDEA)2015年的数据,该国约五分之一的村落都报告了与毒品相关的治安问题;其中当属首都马尼拉都会区最为严重,约92%的地区与毒品有染。
贩毒产业根深叶茂,许多政府官员也牵涉其中。PDEA的数据显示,仅2010至2015年间,菲律宾因藏毒被捕的公务人员就超过600人。毒贩还利用青少年群体来通风报信、偷运毒品,PDEA曾在2012年破获了一起利用1岁婴儿藏匿冰毒的案件。
正因如此,杜特尔特曾在竞选期间反复强调,称犯罪与毒品是菲律宾亟需铲除的“社会顽疾”。成功当选总统后,杜特尔特将其在达沃市打击有组织犯罪的经验复制到全国,多次在公开场合扬言要“亲手射杀毒贩”,还公布了一长串涉毒人士的名单。
宣誓就任总统的当晚,杜特尔特来到马尼拉市区一座贫民窟,向约500名平民发表演讲,他号召民众“杀死”身边涉嫌贩毒和吸毒的人。他还说,将授予警察“格杀勿论”的权力,还将为击毙涉毒嫌犯设立奖金。
这一连串惊人言论激起全球舆论的强烈反弹,同时也意味菲律宾“毒品战争”的正式打响。但才一个多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就发表声明,敦促菲律宾政府叫停法外杀人的行为。人权组织声称,杜特尔特上任100天内默许的法外处决杀死了3000多条人命。



菲律宾警察在检查一名被击毙的涉毒人员的尸体。图/Rappler

但杜特尔特并不为这些质疑所动,继续“硬碰硬”推进禁毒行动。大规模的扫荡的确有所成效:据菲律宾民调机构“社会晴雨表”(SWS)2019年的调查,大多数受访的菲律宾人(66%)认为,该国的毒品犯罪活动有所收敛,吸毒成瘾者也减少了。当年中期选举时,杜特尔特的民调支持率超过70%。就连菲律宾禁毒官员也承认,即使杜特尔特对外宣称的毒品犯罪数据多有夸大,甚至有伪造,但相比于扫毒行动而言都是次要的。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学者黄飞指出,杜特尔特在将达沃模式推向全国时,让一些无辜群众死于非命的同时,也是向一些地方寡头进行宣战,触动了很多政治家族和商业大亨的既得利益。
杜特尔特如何避免前总统们的命运?根据菲律宾宪法,总统一任六年,不得连任,杜特尔特的任期将于2022年6月30日结束。虽说他曾多次宣称自己“愿为了国家而蹲监狱”,但在今年7月的执政党民主人民力量党(PDP-Laban)代表大会上,杜特尔特依然坦言,由于政敌不断以诉讼来威胁他,为了获得刑事豁免权,他可能参选下届副总统,以防止反对派们在他卸任后向他提起诉讼。但在10月2日,杜特尔特表示将“尊重民意,退出政坛”,尽管参选副总统一事有违宪嫌疑,副总统是否享有刑事豁免权也存在一定争议,但随着杜特尔特宣布不再参选,相关讨论也告一段落。

小马科斯

截至10月8日,共有97名候选人申请竞选总统,29人竞选副总统职位。总统候选人中有6名“种子选手”备受关注,包括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之子小费迪南德·马科斯(小马科斯),菲律宾“拳王”、前参议员曼尼·帕奎奥,马尼拉市长伊斯科·莫雷诺,杜特尔特的尖锐批评者、女副总统莱尼·罗布雷多,73岁的参议员、前警长拉克森,以及代表执政党参选的另一位前警长、“毒品战争”执行者罗纳德·德拉罗萨。而原本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的杜特尔特之女、现任达沃市市长莎拉不在候选人之列。父女俩都不参选,一度让杜特尔特的支持者的希望落空。
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菲律宾研究中心主任代帆向《凤凰周刊》分析说,杜特尔特不参选副总统的举动是意料之中的,由于菲律宾副总统并无实权,加上正副总统分开选举的制度设计,若杜特尔特真正当选副总统,也无法阻止可能当权的反对派领导人对自己采取司法动作,“当时他参选的表态,可能只是为了打击党内异己,为女儿参选铺平道路。”
“目前杜特尔特在意的是自己的政治命运,”代帆说,“他需要能维持其政策的政治继承人,更要让盟友掌控总统之位,否则自己的生命安全很可能受到威胁。”


杜特尔特

从历史来看,菲律宾多位前总统在政权更迭后因失去豁免权而遭到起诉:埃斯特拉达被判偷窃国家财产而被判处终身监禁,阿罗约被指涉及多宗贪污及选举舞弊案被关押数年,阿基诺三世则被以多项罪名提起刑事诉讼直到去年去世……
在这个层面上,代帆指出,只有女儿莎拉以及作为亲密盟友小马科斯当选,才可能保护杜特尔特的安全。而其他候选人——如帕奎奥和罗布雷多均公开表态称,下届政府应该给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开绿灯。
据《南华早报》报道,民众对这次大选的热情如此之高,让选民数量创下了纪录,选举委员会不得不把选民登记期限从9月30日延长到10月30日。有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选民登记证,配文写道:“终于登记了!期待大选之后一个更好的菲律宾!”也有网友对莎拉可能参选表达不满,称如果杜特尔特若将总统之位“传给”女儿,“菲律宾的民主就死了”。
“在取代杜特尔特成为菲律宾领导人的狂躁竞赛中,有独裁者的儿子、前演员、冠军拳击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10日以此为题形容,“尽管菲律宾的总统竞选活动尚未开始,但阴谋诡计和戏剧性进展已开始一一上演”。
亦有评论称,这场大选依然将充斥着“枪支、暴徒和黄金”(Guns,goons and golds, 即暴力恐吓和收买选票)的“传统艺能”,而且由于新冠疫情,各候选人还将转战线上,把社交媒体当作武器,竞争会异常胶着。

莎拉至今未表态是“以退为进”?“参选!莎拉,参选!莎拉,参选!” 10月初的南部城市达沃,数十名身穿绿色T恤的选民聚集在总统大选登记站外,齐声高喊着该市市长莎拉的名字。


莎拉的支持者们

莎拉早在一个月前就宣布不会参加此次总统竞选,但热情的选民们并没有放弃努力,他们希望莎拉在候选人提交登记的最后期限前改变主意、加入角逐。
达沃市是菲律宾棉兰老岛(Mindanao)最大的城市,也是杜特尔特家族发迹的大本营。莎拉的爷爷文森特·杜特尔特曾担任达沃省省长,奶奶索莱达常年以省长夫人的身份投身公益事业,维护本地青年、妇女儿童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权益;父亲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担任市长的20余年间,通过铁腕治理行动摘除达沃“谋杀之都”的帽子,将其打造成菲律宾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莎拉在2010年接任了达沃市市长的职位。与父亲一样,她也是个性格强势、行事雷厉风行之人。上任后不久,她因为试图阻止强拆洪水受灾者的棚屋而与一名官员动起手来,这段视频传遍全国,本国媒体很快给她起了“拳击手”(slugger)的外号。加上莎拉与杜特尔特在从政之前都是律师,职业路径相似,不少人认为她毫无疑问将成为杜特尔特的政治继承人。
但莎拉曾在今年1月对选民表态,若希望她参选总统,“你们要等我到2034年”。而面对近期的舆论攻势,莎拉也一直坚称,她要继续竞选达沃市市长,而非总统。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向《凤凰周刊》表示,尽管莎拉的民调支持率很高,她至今没有表态参选,更多可能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如果她一开始就锋芒毕露,可能会招致反对派联盟的攻击”。在他看来,目前民主人民力量党推举的候选人德拉罗萨或是为莎拉在11月15日前更改提名参选埋下伏笔。
代帆则说,亦可能是杜特尔特利益集团内部没有谈拢,让莎拉一直未作出参选表态,“不排除她背后的政治联盟会发动支持者出来集会,为其打造出顺民意而参选的形象”。


莎拉·杜特尔特

由于菲律宾政坛“赢家通吃”的传统,当选总统通常能获得议会中绝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只有这样各党派才能在利益分配时“沾光”,这同样也有助于总统推行自己的政策。“在这种‘分肥政治’的背景下,相信莎拉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参选)机会。”许利平说。
截至10月19日,尚未有莎拉正式参选的消息。代帆表示,若莎拉最后依然决定不参选,对杜特尔特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既不会与亲密盟友小马科斯形成竞争关系、破坏政治联姻,也可以联动自己在菲律宾南部的票仓,帮助势力深植北部的小马科斯赢得大选;后者若获胜,同样能帮助杜特尔特尽可能避免牢狱之灾。
《南华早报》引用批评人士指出,掌握传媒资源的杜特尔特和马科斯家族可能会利用官方媒体来为杜特尔特选定的继承人造势,还会像2016年大选时那样,雇佣大量网络水军以散布假新闻、攻击对手。
但报道同样指出,过去50年里从没有一位菲律宾总统认定的“继承人”能成功上台,这是由于菲律宾选民通常会对现任领导人抱有极度偏见,从而在不同类型的政客中激烈摇摆,形成“这次选择技术型改革派官僚、下次选择民粹主义强人(如杜特尔特)”的循环。而且,杜特尔特将是历任总统中最容易遭到报复的一位。
无论如何,杜特尔特的总统任期已接近尾声,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菲律宾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帕甘尼班(Artemio V. Panganiban)撰文称,若莎拉回避了杜特尔特家族放在她肩上的历史重任,其他候选人都可能从中受益:谁能争取到执政党阵营多达10%的选票,就有机会改变大选的格局。
谁将延续杜特尔特对华的务实友好态度?
杜特尔特自2016年执政以来,一改其前任阿基诺三世在外交政策上向美国“一边倒”的态度,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积极改善对华关系,不仅在南海问题上坚持以外交谈判解决争端,还创造了一段中菲关系的蜜月期。据菲媒报道,该国2018年来自中国的投资比前一年增长了8364%。


小马科斯

在目前的候选人中,小马科斯曾表示支持杜特尔特对华友好,并称之为“正确的道路”。据《南华早报》报道,小马科斯或是与中国关系最密切的候选人,其家族势力所在地北伊罗戈省(Ilocos Norte)也是少数几个直接接收中国捐赠的抗疫物资的省份之一。
拉克森也主张“疏美亲中”的政策,曾在2012年黄岩岛事件期间呼吁“避免与中国对抗”,但今年以来态度略有转变,主张在南海仲裁问题上向中方施压。他与另一位候选人莫雷诺都欢迎中菲两国在南海共同开发油气资源,但莫雷诺在南海问题上更为强硬,他曾表示,若他当选总统,可能会将南海仲裁结果作为与中国谈判的筹码。



马尼拉市长莫雷诺

“拳王”帕奎奥近期从南海议题到新冠防疫等问题上全面抨击杜特尔特,但也有报道指出,帕奎奥实际上试图“同时取悦菲律宾选民和中国”。

莱妮·罗布雷多

而现副总统莱妮·罗布雷多在对华问题上“一反到底”,长期批评杜特尔特尤其是对华政策。罗布雷多曾声称,中国在“菲律宾水域”的存在是菲律宾“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外部威胁”。她希望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在公民保护、出口贸易、军事情报能力以及南海问题上与美国加强合作。
而尚未正式参选的莎拉,被外界认为会在维护菲中关系稳定的基础上,尝试修复与美国的关系。
代帆也对《凤凰周刊》指出,一些菲律宾政客发表的反华言论可能仅仅是一种竞选策略,无论谁担任菲律宾总统,他/她的外交政策仍是由国家利益决定的,“即使他们在某些议题上与中国唱反调,并不代表他们一定会奉行全面反华的政策。”
他表示,在当前中美竞争的大背景下,美国也在积极争取加强与菲律宾的军事合作关系,若亲美人士当选总统,中菲关系尤其是涉南海问题可能会面临重大调整,“罗布雷多作为自由党和反对派的代言人,她的自由、民主主张也是美国所中意的。若她上台,对中菲关系的消极影响可能是最大的。”
与此同时,尽管杜特尔特经常公开反美,美菲军事合作关系也未曾中断。杜特尔特曾在2020年2月声称,要终止美菲1998年缔结的《部队访问协议》(VFA),但马尼拉方面已经三度暂停终止该协议。另据外媒报道,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本月中旬表示,美国与菲律宾计划在2022年,将联合军事演习恢复到原有规模。此外,美方拟增加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存在,并允许美在菲军事基地增建设施。而针对美英澳刚于9月宣布成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AUKUS”,菲律宾外长也表示欢迎。

杜特尔特

分析人士指出,在杜特尔特任期即将结束时,随着选举活动展开,他所在的执政党开始分裂,此前的盟友也与他决裂,使他对国防外交的控制也被一定程度上削弱;而长期以来美国在菲律宾军方内部培养了相当多的既得利益者和亲美人士,他们都是美菲军事同盟坚定的支持者,也难免使菲律宾政府内部出现不一样的声音。但总体来说,菲律宾军事上非常弱小,因此他们在军事上依赖美国的同时,会尽量避免卷入中美两个大国的对抗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Powered by 安危情报站 X3.4 | Copyright © 2001-2021, 安危情报站. | 安危情报站
  • |